离婚协议中将房产划归子女所有的约定,不能随意撤销和解除

在协议离婚时,当离婚双方对房产归属产生严重分歧时,为了快速离婚,一些当事人会做出妥协,在离婚协议中约定将房产划归子女所有。在离婚后,一些当事人却拒绝履行或者拖延履行。然而,离婚协议中将房产划归子女所有的约定,不能随意撤销和解除。

(2017)鄂01民终2559号二审民事判决书就记载了这样一个案例:

杨XX与刘某1曾是夫妻,婚后生育两个女儿,即刘某2、刘某3。

杨XX与刘某1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了武汉市额头湾房屋一套,并于2010年5月登记至刘某1名下。

2013年3月,杨XX、刘某1协议离婚并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期间,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书约定:武汉市额头湾房屋,产权人登记为刘某1,该房产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出资购买,应为夫妻共同财产。双方协商一致,刘某1自愿同意将该房屋过户给刘某2、刘某3,女方只有使用权和经营权,没有转让权。

离婚后,刘某1一直未将武汉市额头湾房屋过户至刘某2、刘某3名下,杨XX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刘某1履行离婚协议,协助杨XX将武汉市额头湾房屋过户至刘某2、刘某3名下。

法院认为,杨XX、刘某1签订的离婚协议书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约履行。

刘某1主张离婚协议书有转移夫妻共有财产的嫌疑,但尚无证据证明诉争房屋的处分侵害了案外人的合法权益,即使该处分行为侵害了案外人合法权益,法律亦赋予了合法权利被侵害的主体相应的救济途径,故对于刘某1的该项抗辩主张,不予采纳。

刘某1主张刘某2、刘某3存在殴打、辱骂及其他侵害刘某1的行为,但并未提供任何证据证实,故对于刘某1的该项抗辩主张,不予采纳。

刘某1主张其经济状况恶化,房屋并未交付,要求不再履行赠与义务,但离婚协议书中的房产赠与和离婚协议是一个整体,杨XX、刘某1基于离婚事由将夫妻共同财产处分给子女的行为,可视为一种附协议离婚条件的赠与行为,在双方婚姻关系已经解除的前提下,不能随意撤销和解除赠与。

据此,法院判决支持杨XX的诉讼请求。

协议离婚谈僵时,不妨考虑在离婚协议中约定将财产分割给子女

当夫妻感情恶化,打算协议离婚时,需要通过离婚协议,将子女的抚养问题、教育问题以及财产分割等问题进行了明确。在处理财产分割问题时,男女双方容易产生分歧。此时,不妨考虑在离婚协议中约定将财产分割给子女。

(2012)沪一中民二(民)终字第362号二审民事判决书就记载了这样一个案例:

2003年10月,龚成×与严××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女龚××。龚成×婚前通过首付82,393元并贷款200,000元的方式购买了一套××路1895弄×××室房产。

2009年4月,龚成×与严××订立离婚协议书,并办理了离婚登记。离婚协议书中约定××路1895弄×××室房产归龚成×及其女儿龚××共同所有。

龚成×和严××离婚后,龚××随严××共同生活,由龚成×就××路1895弄×××室房产向银行还贷。

2010年12月-2011年1月期间,龚成×还清××路1895弄×××室的银行贷款,并将该房产以1,390,000元的价格转让给案外人陆×。

龚××知晓后提起诉讼,要求判令龚成×向其支付房产出售所得的1/2款项,即695,000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本案系争房屋的分割与归属,在离婚协议书中有约定,龚成×应当遵守。离婚协议书中约定××路1895弄×××室房产归龚成×及其女儿龚××共同所有的条款,是依附于龚成×与严××婚姻关系解除而产生的,并非一般意义上的赠与合同。该条款在离婚协议书中位于财产分割项下,且父女间具有一定身份关系,涉及婚姻、收养、监护等有关身份关系的协议,不适用合同法。

财产所有权尚未按原协议转移,一方反悔并无正当理由,如果协议不能履行,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负赔偿责任。龚××作为未成年人,其合法的财产权利应当得到保护。龚成×在离婚后将系争房屋出售,造成离婚协议书的相关条款不能履行,故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至于赔偿的范围,考虑到龚成×对系争房屋的贡献较大,法院参考出资、还贷情况酌情确定,判决龚成×支付龚××347,500元。

在离婚协议中约定无存款,没准会成大坑

离婚协议通常涉及分割存款的内容,所以,往往有当事人会在签订离婚协议前隐瞒、转移存款,然后在离婚协议上约定无存款,殊不知这样的约定没准最后会坑到自己。

(2015)富民一初字第1606号一审民事判决书便记载了这样一个案例:

方某某与龙某某经人介绍相识恋爱,后同居生活,双方于2006年5月登记结婚,后因感情不和于2015年6月23日登记离婚。两人签订的离婚协议中列明无存款、无债权债务,并且还约定:夫妻共同财产坐落于自贡市自流井区的房屋和吉利轿车归方某某所有,龙某某协助办理房屋和车辆变更登记手续,将房产证、土地使用权证、行驶证交付方某某。

在离婚后,龙某某已协助将吉利轿车过户给方某某,但一直未按离婚协议约定协助方某某办理房屋产权过户和土地使用权过户手续。就这个事情,方某某将龙某某起诉至法院。

在诉讼过程中,龙某某提出反诉,要求分割共同财产,并申请法院调查方某某名下存款。法院依法调查收集到:在方某某与龙某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方某某的百色农业银行账户上,2015年6月11日有存款131,220元,同年6月24日就只剩下0.21元。

法院认为,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所以,根据双方的离婚协议的约定应当确认坐落于自贡市自流井区的房屋归方某某所有,龙某某应当协助办理该房屋过户的相关变更登记。

2015年6月11日至同年6月24日期间,方某某的百色农业银行账户上131,220元的存款为方某某所实际掌控和处分,其取得于双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方某某未提供证据证明为他人财产所有或系个人财产以及约定为个人财产,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也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用于偿还夫妻共同债务或用于共同的生产经营,亦未提供证据证明该存款为龙某某所知晓,所以,方某某转支上述存款131,220元的行为应认定为隐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离婚后,龙某某发现上述行为,其请求再次分割共同财产符合法律规定,但再次分割限于被隐藏、转移财产的范围,分割时对隐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因此,法院酌定对方某某隐藏、转移的存款131,220元,由龙某某分得80,000元。

离婚协议的效力很强大,可让一方个人财产变更为另一方个人财产

根据我国法律的规定,离婚的方式只有两种:1)协议离婚;2)诉讼离婚。相比于诉讼离婚,协议离婚更简便,费用也更低,因此,在通常情况下,当事人会选择协议离婚的方式解除婚姻关系。在协议离婚过程中,需要夫妻双方签订离婚协议。为了尽快离婚,多数当事人会在财产分配问题上做出让步,但其中有一些人在协议离婚后却想要撤销离婚协议,殊不知离婚协议的效力很强大,不容反悔。

(2014)郴民一终字第81号二审民事判决书便记载了这样一个案例:

1998年5月,李某某购买了宜章县人民检察院老家属区的一套房屋,并办理了房屋产权登记,登记的房屋所有权人为李某某。

2001年3月,李某某与钟某某登记结婚,并于次年生育一子李某。

因感情不和,李某某与钟某某于2009年7月协议离婚,同年12月复婚。2010年9月,双方再次签订《离婚协议书》,并办理了协议离婚登记手续。《离婚协议书》约定宜章县人民检察院老家属区的房屋归女方钟某某所有。婚后,钟某某多次要求李某某就检察院老家属区的房屋配合办理房屋过户手续,但被李某某拒绝,钟某某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宜章县人民检察院老家属区的房屋过户到钟某某名下。

法院经审理认为,李某某与钟某某自愿离婚并对婚姻存续期间子女抚养、婚前个人财产和婚后夫妻共同财产以及债务等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并以《离婚协议书》的形式作出处理,该《离婚协议书》对双方均具有法律约束力。鉴于离婚协议主要是为解除双方婚姻关系的目的而设,李某某基于离婚事由将自己婚前的个人财产处分给钟某某的行为,并不违反法律的规定,具有一定的道德义务赠与性质,应属有效约定。因此判决宜章县人民检察院老家属区的房屋归钟某某所有;并判令李某某协助钟某某办理过户登记手续。

丈夫起诉离婚,妻子赶忙虚增负债,哪知涉嫌犯罪

当夫妻双方感情破裂,闹到离婚诉讼的地步时,其中一方转移夫妻共同财产是非常常见的事情。更有甚者,还有一些人虚增负债,以此想要增加另一方偿付债务的责任,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这种行为涉嫌犯罪。

(2020)苏01民终1772号二审民事裁定书便记载了这样一个案例:

陈学光和吴春梅本是夫妻,2017年11月,陈学光将吴春梅起诉至法院,要求离婚。

2017年12月,吴春梅向其侄子查建出具了一张借条,其中载明:吴春梅与陈学光的共同经营部因为拖欠货款,为了归还经营部拖欠货款,向查建借款人民币80万元,查建现金交付50万元,转账30万元。然后,查建将陈学光和吴春梅起诉至法院,要求还钱。

在诉讼过程中,陈学光辩称,2016年12月查建曾因购房需要向吴春梅借款18万元,这笔款项至今未还;同时,家中保险柜常年存放50万-100万元的现金,吴春梅无需对外借钱,80万元借款完全系虚构。此外,陈学光与吴春梅根本没有商铺,不存在共同经营,所以借条中“共同经营部”也是虚构的。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查建与吴春梅之间涉嫌恶意串通虚构债务,意图侵害陈学光的合法权利,该行为为涉嫌“套路贷”虚假诉讼刑事犯罪行为,不属于民事案件受案范围。故裁定驳回起诉,并将查建与吴春梅涉嫌“套路贷”虚假诉讼的犯罪线索、材料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查建与吴春梅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讼争借款发生在陈学光起诉吴春梅离婚诉讼期间,结合查建与吴春梅的亲属关系以及两人的款项往来等情况,一审法院根据现有证据综合认定本案借贷事实涉嫌刑事犯罪,据此驳回查建的起诉,并无不当。综上,查建、吴春梅的上诉请求均不成立。

婚内不要出轨,没准就真净身出户了

现在听到出轨、小三插足这样的故事,已是很常见的了。夫妻一方婚内出轨,对另一方情感上的打击是致命的,而出轨一方也有可能落得净身出户的下场。

(2015)历民初字第950号民事判决书就记载了这样一个案例:

1993年,谢某某、王某某登记结婚,两年后,两人生育了一女。

2011年,谢某某和王某某签订了忠诚协议,约定:双方无论在生活和工作中均应本着互敬互爱、互相尊重、互相支持和协助的态度共同努力经营家庭和公司;若有一方出现背叛对方、背离家庭和公司的情况,其名下全部财产将自动转到女儿名下。

2013年6月,谢某某给王某某发了封邮件,“我的传统压力的确太大太长了,并深入骨髓梦呓,令我郁郁寡欢,心里绞痛,我请求我们离婚”,“结婚、离婚、结婚,有缘缘聚、无缘缘散,繁衍生息,子孙旺盛,反观我们家庭人员稀疏,传宗无望,刻骨抑郁”。一个月后,两人签订了《理解支持谅解备忘协议》,其中写道:王某某和谢某某由于生活中出现一些矛盾和误解,造成了彼此的伤害和家庭矛盾,也牵扯到了公司运营和发展。谢某某承诺今后不再提及分家事宜,忠于家庭和生活,如果由于自己的原因提出离婚或者造成不良后果,谢某某必须净身出户。

然而,谢某某和一个女性朋友卢某某有了情感纠葛,2014年12月2日谢某某给王某某发了封邮件,“感谢您的包容和宽宏大量,要知道您是这样的在乎我爱护我,我是断断不能这样做的,这样的做法太伤人太丢人了,期望您包容大度为盼;我在这里也是天天难过,天天流泪,这里的话听不懂,饭不顺口,适应不了这里的环境,真的很想你们,愿意今后为你做牛做马,赎回错误和伤害,让您幸福快乐”。

2014年12月8日,谢某某、王某某协议离婚,离婚协议记载:双方名下所有财产,包括11套房屋,8家公司的股权均归女方王某某所有。另外,谢某某、王某某还补充约定:虽然双方离婚后,谢某某自立成立新的家庭,但若谢某某确有生活困难的,女方一定视情况给予帮助;另外,不论谢某某生几个孩子,只要不是孽子,王某某都给予支持和帮助。

2015年2月,卢某某发现怀孕,三个月后,谢某某与卢某某登记结婚,2015年9月,卢某某生一子。

2015年4月,谢某某将王某某起诉至法院,请求撤销双方在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部分的约定,并要求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法院经审理认为,自2011年起,谢某某与王某某多次达成协议,约定了一方若背叛或背离家庭则净身出户,这种约定是对双方的约束,并且是双方自愿达成,对双方均是公平的;为了繁衍生息,子孙旺盛,谢某某便与王某某离婚;并且,谢某某在离婚前即与他人关系暧昧,现已结婚、生子,因此对谢某某要求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驳回谢某某的全部诉讼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