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商标无效宣告的理由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四条和第四十五条的规定,注册商标无效宣告的理由包括:

一、绝对理由

1)不以使用为目的[1];

2)会产生不良影响[2];

3)缺乏显著特征[3];

4)商标的三维标志具有技术价值[4];

5)商标由商标代理机构注册在其代理服务以外的商品上[5];

6)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6];

二、相对理由(须在五年内提出商标无效宣告请求,驰名商标例外)

1)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抢注他国驰名商标,在不相同或者不类似商品上抢注中国驰名商标[7];

2)利害关系人抢注商标[8];

3)商标中的地理标志与对应商品无关[9];

4)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已有相同或近似商标[10];

5)不得损害在先权利,不得抢注具有一定影响的商标[11]。

附录

[1]《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条规定,“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对其商品或者服务需要取得商标专用权的,应当向商标局申请商标注册。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本法有关商品商标的规定,适用于服务商标”。

[2]《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条规定,“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一)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名称、国旗、国徽、国歌、军旗、军徽、军歌、勋章等相同或者近似的,以及同中央国家机关的名称、标志、所在地特定地点的名称或者标志性建筑物的名称、图形相同的;(二)同外国的国家名称、国旗、国徽、军旗等相同或者近似的,但经该国政府同意的除外;(三)同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旗帜、徽记等相同或者近似的,但经该组织同意或者不易误导公众的除外;(四)与表明实施控制、予以保证的官方标志、检验印记相同或者近似的,但经授权的除外;(五)同“红十字”、“红新月”的名称、标志相同或者近似的;(六)带有民族歧视性的;(七)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的;(八)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义或者作为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组成部分的除外;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

[3]《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一条规定,“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一)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的;(二)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三)其他缺乏显著特征的。前款所列标志经过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的,可以作为商标注册”。

[4]《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二条规定,“以三维标志申请注册商标的,仅由商品自身的性质产生的形状、为获得技术效果而需有的商品形状或者使商品具有实质性价值的形状,不得注册”。

[5]《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九条规定,“商标代理机构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遵守法律、行政法规,按照被代理人的委托办理商标注册申请或者其他商标事宜;对在代理过程中知悉的被代理人的商业秘密,负有保密义务。委托人申请注册的商标可能存在本法规定不得注册情形的,商标代理机构应当明确告知委托人。商标代理机构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委托人申请注册的商标属于本法第四条、第十五条和第三十二条规定情形的,不得接受其委托。商标代理机构除对其代理服务申请商标注册外,不得申请注册其他商标”。

[6]《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四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第十九条第四款规定的,或者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由商标局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商标局做出宣告注册商标无效的决定,应当书面通知当事人。当事人对商标局的决定不服的,可以自收到通知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商标评审委员会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九个月内做出决定,并书面通知当事人。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经国务院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当事人对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决定不服的,可以自收到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其他单位或者个人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注册商标无效的,商标评审委员会收到申请后,应当书面通知有关当事人,并限期提出答辩。商标评审委员会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九个月内做出维持注册商标或者宣告注册商标无效的裁定,并书面通知当事人。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经国务院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当事人对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裁定不服的,可以自收到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人民法院应当通知商标裁定程序的对方当事人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7]《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三条规定,“为相关公众所熟知的商标,持有人认为其权利受到侵害时,可以依照本法规定请求驰名商标保护。就相同或者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未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

[8]《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五条规定,“未经授权,代理人或者代表人以自己的名义将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的商标进行注册,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提出异议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就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与他人在先使用的未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申请人与该他人具有前款规定以外的合同、业务往来关系或者其他关系而明知该他人商标存在,该他人提出异议的,不予注册”。

[9]《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六条规定,“商标中有商品的地理标志,而该商品并非来源于该标志所标示的地区,误导公众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但是,已经善意取得注册的继续有效。前款所称地理标志,是指标示某商品来源于某地区,该商品的特定质量、信誉或者其他特征,主要由该地区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所决定的标志”。

[10]《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11]《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

商标侵权诉讼的应对方法

当被控商标侵权时,被控侵权方可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抗辩:

一、不侵权抗辩

不侵权抗辩的理由[1-2]主要包括:

1、商品或服务不类似

认定商品是否类似,应判断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是否相同,或者从相关公众角度判断是否存在特定联系、容易造成混淆,若是,则商品类似[3]

认定服务是否类似,应判断服务的目的、内容、方式、对象等方面是否相同,或者从相关公众角度判断是否存在特定联系、容易造成混淆,若是,则服务类似[3]

认定商品或者服务是否类似,应当以相关公众对商品或者服务的一般认识综合判断;《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可以作为判断类似商品或者服务的参考[4],具体可参考(2018)粤06民终6905号民事判决书[5]

2、商标不近似

认定商标是否近似,应将被控侵权的商标与注册商标相比较,判断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是否相似,或者判断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是否近似,是否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6],具体可参考(2017)闽02民终4756号民事判决书[7]

认定商标是否近似,应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既要进行对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同时,还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8],如果侵权商标的使用已经形成稳定的市场,那么就不会对原商标产生混淆,具体可参考(2016)最高法行再65号再审行政判决书[9]

二、合法来源抗辩

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10],具体可参考(2018)粤1702民初1082号民事判决书[11]

三、商标权权利限制的抗辩

商标权权利限制的抗辩通常包括商标描述性使用、商标指示性使用、商标先用权以及权利用尽。

商标描述性使用具体可参考(2014)沪一中民五(知)终字第88号民事判决书[12]

商标指示性使用具体可参考(2016)川民终247号民事判决书[13]

商标先用权具体可参考(2018)浙01民终1810号民事判决书[14]

附录

[1]《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规定,“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以核准注册的商标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限”。

[2]《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三)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四) 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的;(五)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更换其注册商标并将该更换商标的商品又投入市场的;(六)故意为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行为提供便利条件,帮助他人实施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的;(七)给他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类似商品,是指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相同,或者相关公众一般认为其存在特定联系、容易造成混淆的商品。类似服务,是指在服务的目的、内容、方式、对象等方面相同,或者相关公众一般认为存在特定联系、容易造成混淆的服务。商品与服务类似,是指商品和服务之间存在特定联系,容易使相关公众混淆”。

[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认定商品或者服务是否类似,应当以相关公众对商品或者服务的一般认识综合判断;《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可以作为判断类似商品或者服务的参考”。

[5](2018)粤06民终6905号民事判决书记载,“上诉人唯美公司的第1063306号商标、第1069174号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均为第19类包括建筑砖瓦、建筑陶瓷砖等。使用被控侵权标识的商品为陶瓷坐便器(马桶)。通常情况下,陶瓷坐便器的建筑材料与制造建筑砖瓦、建筑陶瓷砖的原材料基本相同;同时,上述两种产品的消费群体基本一致,特别是当上述两种产品用于卫生间时,常是一起使用。因此,建筑砖瓦、建筑陶瓷砖与陶瓷坐便器(马桶)在建筑材料、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有重合之处,相关公众一般认为其存在特定联系、容易造成混淆。故一审判决认定两者构成类似商品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科彼公司、许少鹏上诉认为,本案被控侵权产品与被上诉人唯美公司的注册商标的核准使用商品不构成类似商品,并提交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再80号案予以佐证。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在该案明确,作为商品的浴缸与第11类浴室装置等商品较为一致而与第19类瓷砖等商品存在较大差异。但本案被控侵权商品为坐便器(马桶),与最高人民法院在该案审理的商品不同,且从个案审理的角度,本案所涉被控侵权产品宜认定为与被上诉人唯美公司注册商标核准使用的商品类似。故对上诉人科彼公司、许少鹏的本项上诉意见,本院亦不予采纳”。

[6]《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

[7](2017)闽02民终4756号民事判决书记载,“吉洛公司使用的‘CAMOO’标识与法国卡慕公司的‘CAMUS’商标相比较,从文字字形来看,二者均由五个英文字母组成,前三个字母‘CAM’完全一致,二者整体构成相似。从中文读音来看,吉洛公司将‘CAMOO’与中文‘卡牧’对应使用,与法国卡慕公司‘CAMUS’对应的中文‘卡慕’读音相同;从外文读音来看,‘CAM’是二者的主要认读部分,外文读音近似。从含义来看,吉洛公司在官方网站及微信公众号均宣传‘CAMOO’是出自‘卡牧-登伯西家族’,法国卡慕公司的‘CAMUS’为家族姓氏,二者均指向法国人名。由此可见,吉洛公司所使用的‘CAMOO’标识与法国卡慕公司的注册商标‘CAMUS’,二者在英文字形、读音、含义上极为近似,相关公众很难区分,且法国卡慕公司的‘CAMUS’商标有较高的知名度及显著性,相关公众极易将吉洛公司的‘CAMOO’误认为来自法国卡慕公司或认为其与法国卡慕公司的商品存在特定联系,容易产生混淆,故依法应认定二者构成商标近似”。

[8]《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 认定商标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则进行:(一)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二)既要进行对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三)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

[9](2016)最高法行再65号再审行政判决书记载,“一审法院认为,被异议商标由袋鼠图形构成,引证商标由字母组合‘L’ALPINA’与袋鼠图形构成。两商标的图形部分均为袋鼠图形,尽管细节部分有所区别,但整体较为近似。由于引证商标的文字部分‘L’ALPINA’是其主要认读部分,因此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存在一定区别。东莞袋鼠公司在诉讼阶段提交的证据主要是对其在评审阶段提交证据的补强,其证明目的也与申请复审的理由相符,可以用于评价被异议商标是否已形成了稳定的市场秩序。结合上述证据,东莞袋鼠公司使用被异议商标时间较长,在全国26个省、市、自治区有千余间专卖店、加盟店,销售额较高,而阿尔皮纳公司并无相关证据证明引证商标在中国大陆的使用及知名度。综上可知,被异议商标经东莞袋鼠公司的长期使用已经形成相关公众群体,建立了相对稳定的市场,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使用在类似商品上,不会造成消费者的混淆误认。……各方当事人对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商品构成类似商品不持异议。首先,从商标的构成要素和整体外观来看,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的相同点在于:图形部分均为袋鼠,呈站立状态。区别点在于:1.前者朝左,后者朝右;2.前者另有一只小袋鼠,后者无;3.后者另有意大利文L’ALPINA(人名),文字位于袋鼠右侧。就袋鼠图案而言,两者的主要区别为朝向不同,其他细节区别并不明显。引证商标的文字部分为外文,对于中国消费者而言识别度较低,消费者主要应是依据袋鼠图案进行区分。因此,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在构成要素和整体外观上构成近似。其次,关于引证商标的知名度情况,现有证据显示,2002年起阿尔皮纳公司就在中国工商报、南方日报等多家媒体对引证商标进行大量报道,广泛宣传;2013年开始授权相关企业生产销售标注引证商标的商品。引证商标注册于1993年,现有证据显示其已经广泛使用并具有一定的知名度。而对于被异议商标的使用情况,再审庭审中,东莞袋鼠公司认可其2001年至2004年间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经销商,也认可其在诉讼中提交的被异议商标的使用证据均为2010年以后的使用证据。综合考虑商标标识本身的近似情况、引证商标的知名度情况和被异议商标的使用情况,一、二审判决认定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未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

[10]《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四条规定,“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

[11](2018)粤1702民初1082号民事判决书记载,“销售者合法来源主张成立应当满足两个条件:一是销售者主观上不知道该商品侵权,此处的知道包括明知与应知;二是销售者客观上能证明其销售的商品来源。被告家来福商行在诉讼中提供的商标注册证、食品生产许可证、商标转让核准商标转让证明、金装华夏公司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产品名称金装华夏鼎干红葡萄酒2000的检验报告、产品质量检验报告酒类流通附随单等证据,可以证明被诉侵权产品来源于阳春市春城惠新商行,产品生产者是金装华夏公司。同时被告家来福商行是于201729日注册登记成立的个体工商户,经营者梁永健是自然人,本案被诉侵权产品的取证时间是2017822日,距该个体工商户注册登记时间仅为半年左右,没有证据显示家来福商行及其经营者是长期经营酒类产品,相关事实可以表明被告家来福商行及其经营者在购进被诉侵权产品时主观上不存在过错。因此,虽然被告家来福商行的销售行为对原告构成了对涉案注册商标的侵权,但被告主张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不知道是侵权,且具有合法来源,不承担侵权责任的意见,理据充分,本院予以采纳”。

[12](2014)沪一中民五(知)终字第88号民事判决书记载,“争议标志‘Baselayer’由两个英文单词‘base’、‘layer’组成,其中文含义是‘基础层’。哥伦比亚公司提供的证据显示,早在2002年、2003年间,中国国内就有媒体、网站对户外服装的‘三层着装法’作了介绍和报道,即户外运动与日常生活的着装有较大区别,户外服装在选择与穿着时要遵循三个基本原则,即排汗、保暖、防风雨,由此产生了户外服装的‘三层着装法’,即分内层、中层、外层着装,这三层分别对应排汗、保暖、防风雨的作用和功效,在户外活动时可根据不同的需要进行选择和搭配穿着。其中,在介绍排汗层/基础层或内层时对应地标注了‘Baselayer’。结合哥伦比亚公司在维基百科网站、全球部分户外运动服装品牌官网的搜索结果,及其在上海迪卡侬商场购买的其他品牌商品,可以认定在中国户外运动服装领域,‘baselayer’与具有排汗、保暖作用和功效的基础层或内层已建立起比较紧密的对应关系,‘baselayer’具有表示户外运动服装基础层的功能和用途的含义。至于哥伦比亚公司主张‘baselayer’构成通用名称,原审法院认为,通用名称的构成需要符合严格的条件,必须是确已实际成为公认的商品类别名称,根据哥伦比亚公司提交的证据,结合兴诺康纶公司不构成通用名称的反驳证据,不足以认定。纵观哥伦比亚公司使用‘Baselayer’文字的目的和方式,哥伦比亚公司作为全球户外运动服装的知名企业,并未将‘Baselayer’文字使用于商品本身,而仅在商品的外包装上使用,而且在‘Baselayer’文字的相同位置还对应使用了中文含义相同的法文‘Premierecouche’,在包装盒及商品上多处标明了哥伦比亚公司自己的商标,这说明哥伦比亚公司意在以‘Baselayer’文字描述性地表明商品的功能和用途。再从哥伦比亚公司使用‘Baselayer’文字是否会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来分析。因‘BaseLayer’中文含义是‘基础层’,具有描述性,兴诺康纶公司亦表示是基于‘基础层’的含义将其申请注册为商标,故兴诺康纶公司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先天不足。兴诺康纶公司虽称已于2013年初将标有‘BaseLayer’注册商标的产品投入市场,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该注册商标并不具有知名度,因而也没有通过知名而强化其显著性,因此兴诺康纶公司注册商标其显著性低、排他使用性弱,在相关公众中的知悉度低。从涉案商品看,如前所述,哥伦比亚公司在外包装上使用‘Baselayer’文字意在表明商品的功能和用途,虽然字体偏大,但只是为了向相关公众更清楚地表明商品的功能和用途,没有超出将该文字作描述性使用的合理范围。而哥伦比亚公司的‘Columbia’品牌历史悠久,是全球著名的户外服装品牌,在中国户外运动服装领域也具有相当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哥伦比亚公司在外包装的正面上方、盒盖、盒底及背面合格证上全方位显著地标明了‘Columbia’等高知名度商标。当相关公众看到涉案商品时,只会从全方位标注的‘Columbia’系列商标联想到是哥伦比亚公司的产品,而不会从‘Baselayer’文字联想到产品是由兴诺康纶公司生产、销售的。因此,涉案商品外包装上具有区分商品来源作用的标识是哥伦比亚公司的高知名度商标,‘Baselayer’文字只是描述性地表明商品的功能和用途,不构成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

[13](2016)川民终247号民事判决书记载,“商品商标作为一种具有识别性的标识,其最主要的功能在于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这种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商业标识意义上的使用,即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是商标功能发挥的基础,也是合理确定商标权保护范围的重要依据。就本案而言,刘美林在其经营网店的宣传海报及商品信息描述中使用了案涉商标,但该行为是否构成商标侵权,应以其是否构成对商标识别功能发挥的妨碍及对商标权人的商标利益损害为判定依据。首先,从刘美林在其网店中使用案涉商标的方式来看,所传达的是其所销售商品的品牌信息,而不是传达经营者自身的商号、商标或经营风格,该商标直接指向的是商标权利人的商品,而非使用者自己的商品,相关公众不会认为在售的以纯商品来源于该销售网店,不会造成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因此,对刘美林而言,其使用案涉注册商标的行为,并非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而是为了说明或描述自己的在售商品,该使用行为不会造成对商标识别功能的妨碍,属于在必要范围内对商标的指示性合理使用。其次,商标除标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基本功能外,还具有质量保障、广告、商业声誉等衍生功能,而刘美林在使用案涉商标的过程中,不存在对案涉商标的贬损、商品以次充好、或其他损害商标所有人商誉的行为,不涉及商标显著性和知名度的降低,也不存在对其商标专用权的损害。再次,以纯公司认为刘美林的行为会导致相关公众认为刘美林开设的网店与以纯公司之间存在授权经营的商业关系,使相关公众对案涉商品的销售渠道来源产生混淆,但这种商业关系的混淆并非商标使用的结果,不属于商标法调整的范畴”。

[14](2018)浙01民终1810号民事判决书记载,“吉善公司在其‘藏木人’商标注册以前已在佛珠产品上使用‘藏木人’商标标识,其注册的‘藏木人’商标的使用范围未包括佛珠念珠商品,故其在佛珠念珠商品上标注的‘藏木人’字样,属于未注册的商标标识。吉善公司于2012年开始在佛珠念珠商品上使用‘藏木人’商标标识至今已有数年时间,吉善公司在天猫及京东平台开设有‘藏木人’旗舰店,面向全国乃至全球提供销售,具有一定的规模和销量,在相关领域内具有一定的影响。吉善公司使用‘藏木人’商标标识在严海文享有‘藏木人’注册商标之前,不存在攀附严海文注册商标知名度的可能,故不存在侵权的故意;严海文虽已注册第15873170号‘藏木人’商标,但至今并未使用,其知名度并无证据证明,故吉善公司使用‘藏木人’商标标识不会使相关公众误认商品提供主体,认为与严海文存在联系、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因此,吉善公司使用‘藏木人’商标标识应当属于正当使用,其可以在原权利行使范围内继续使用,但应规范使用,并加上适当的区别标识”。

商标注册申请能否获得核准的初步判断方法

商标注册申请能否获得核准,可依次通过以下两步得以初步判断:

步骤1、判断商标注册申请是否属于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的情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的第十条[1]、第十一条[2]、第十二条[3]、第十三条[4] 、第十六条[5]的规定,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的情形有以下几种:

步骤2、判断商标注册申请是否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申请注册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若否,则核准该商标注册申请的概率较大[6-7]

根据《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的记载,商标相同是指两商标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使用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或者服务上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或者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

商标近似是指商标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近似,商标图形的构图、着色、外观近似,或者文字和图形组合的整体排列组合方式和外观近似,立体商标的三维标志的形状和外观近似,颜色商标的颜色或者颜色组合近似,声音商标的听觉感知或整体音乐形象近似,使用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或者服务上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或者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

同一种商品或者服务包括名称相同和名称不同但指同一事物或者内容的商品或者服务。

类似商品是指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相同或基本相同的商品。

类似服务是指在服务的目的、内容、方式、对象等方面相同或基本相同的服务。

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或者服务的认定,以《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作为参考。

商标相同和近似的判定,首先应认定指定使用的商品或者服务是否属于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或者服务;其次应从商标本身的形、音、义和整体表现形式等方面,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并采取整体观察与比对主要部分的方法,判断商标标志本身是否相同或者近似,同时考虑商标本身显著性、在先商标知名度及使用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服务)上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服务)来源产生混淆误认等因素

附录

[1]《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条规定,“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一)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名称、国旗、国徽、国歌、军旗、军徽、军歌、勋章等相同或者近似的,以及同中央国家机关的名称、标志、所在地特定地点的名称或者标志性建筑物的名称、图形相同的;(二)同外国的国家名称、国旗、国徽、军旗等相同或者近似的,但经该国政府同意的除外;(三)同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旗帜、徽记等相同或者近似的,但经该组织同意或者不易误导公众的除外;(四)与表明实施控制、予以保证的官方标志、检验印记相同或者近似的,但经授权的除外;(五)同“红十字”、“红新月”的名称、标志相同或者近似的;(六)带有民族歧视性的;(七)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的;(八)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义或者作为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组成部分的除外;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

[2]《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一条规定,“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一)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的;(二)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三)其他缺乏显著特征的。前款所列标志经过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的,可以作为商标注册”。

[3]《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二条规定,“以三维标志申请注册商标的,仅由商品自身的性质产生的形状、为获得技术效果而需有的商品形状或者使商品具有实质性价值的形状,不得注册”。

[4]《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三条规定,“为相关公众所熟知的商标,持有人认为其权利受到侵害时,可以依照本法规定请求驰名商标保护。就相同或者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未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

[5]《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六条规定,“商标中有商品的地理标志,而该商品并非来源于该标志所标示的地区,误导公众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但是,已经善意取得注册的继续有效。前款所称地理标志,是指标示某商品来源于某地区,该商品的特定质量、信誉或者其他特征,主要由该地区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所决定的标志”。

[6]《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7]《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商标注册申请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以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申请注册的,初步审定并公告申请在先的商标;同一天申请的,初步审定并公告使用在先的商标,驳回其他人的申请,不予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