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款合同的法律效力-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向公司借款的情形

观点一、借款合同违反了效力强制性的规定[1],无效,具体可参考(2018)甘01民终3196号民事判决书[2]

观点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一十五条为公司法第四章股份有限公司的设立和机构的条款,该条款所指的公司应当为股份公司,若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向有限公司借款的借款合同应认定有效,具体可参考(2019)湘07民终2700号民事判决书[3]

观点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一十五条是为防止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通过公司或者其子公司向自己提供借款转移公司资产,防止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利用其在公司的地位和职权为自己牟取私利,严重损害公司和股东利益。若借款合同没有损害公司和股东利益,则应认定有效,具体可参考(2019)湘民申4600号民事裁定书[4]

观点四、若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向公司借款属职务行为,具体可因会计处理而起,则借款合同有效,借款是否报销或冲账由公司承担举证责任,具体可参考(2016)辽14民终518号民事判决书[5]

附录

[1]《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一十五条规定,“公司不得直接或者通过子公司向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提供借款”。

[2](2018)甘01民终3196号民事判决书记载,“本案中,虽然双方当事人于2016年12月10日签订了借款合同,但姜涛系喜客商贸公司(甘肃喜客商贸有限公司)监事,公司法禁止公司直接向监事提供借款,该合同的内容违反了上述效力强制性的规定,该借款合同无效。同时,喜客商贸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向姜涛支付了借款88235.28元的事实,故对于喜客商贸公司现依据该份借款合同要求姜涛偿还借款88235.28元、并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一审法院以违反公司法第一百一十五条规定认定借款行为无效正确,有关公司与股东之间的纠纷可按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依法另行处理”。

[3](2019)湘07民终2700号民事判决书记载,“一审法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根据君华公司提供的借据、银行转账凭证以及双方的陈述可以确认双方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成立。现罗志祥未归还借款属实,君华公司诉请借款金额为1160万元,其中200万元当庭明确不主张,160万元(2015年9月21日)借款借据系复印件,罗志祥不予认可,且双方之间存在多笔经济往来,不能确认160万元系借款,本案中不予认定,故其借款金额应认定为800万元。君华公司诉请借款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故予以支持。……罗志祥辩称其作为当时君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高管,根据公司法的规定,公司不得以公司名义与法定代表人、高管形成借贷关系,君华公司的行为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罗志祥不应当偿还相关款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的规定“公司不得直接或者通过子公司向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提供借款。”该条款所指的公司应当为股份公司,而君华公司为有限责任公司,不应适用该条款,故罗志祥的辩称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故不予采信。……罗志祥上诉认为,一审判决认定本案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一十五条错误,本案的借贷关系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强制性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一十五条规定“公司不得直接或者通过子公司向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提供借款。”该条文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章股份有限公司的设立和机构的条款,该条款所指的公司应当为股份公司,而君华公司为有限责任公司,不应适用该条款。故一审判决适用法律并无错误”。

[4](2019)湘民申4600号民事裁定书记载,“原审法院已查明,增资扩股的风投资金5215.5万元以及廖志强个人股权转让款2565万元均汇入科美达公司,并陆续全部用于公司生产经营,证明廖志强向公司借款并非为自己牟取私利,而是以自己的名义替公司融资后再替公司偿还已被公司使用的风投资金和股权转让款。从案涉《议案》内容来看,案涉股权虽然已全部变更登记至廖志强名下,但廖志强并不享有该等股份在公司的任何权益,却承担该等股份在公司的所有义务。因此,廖志强借款并非牟取私利,也并未通过借款转移公司资产,损害公司和公司股东利益,故廖志强向公司借款的行为不应认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一十五条规定的禁止性情形”。

[5](2016)辽14民终518号民事判决书记载,“《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一十五条规定:‘公司不得直接或者通过子公司向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提供借款。’李长柏担任葫芦岛北方混凝土有限公司总经理期间,正值该公司的筹建之初。李长柏作为该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有权为公司筹建合理使用资金。由于李长柏每次从公司借款超过1万元,均需通过该公司董事长的同意,因此应先初步推定本案所涉借款是李长柏为公司利益而借款,属李长柏的职务行为。至于该借款的真实属性是职务行为,还是个人行为,需双方当事人进一步举证证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下列原则确定举证证明责任的承担,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一)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应当对产生该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葫芦岛北方混凝土有限公司作为本案原审原告,其主张与李长柏之间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结合本案实际情况,该公司应对以下三项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一是葫芦岛北方混凝土有限公司将该公司的资金出借给了李长柏;二是李长柏非为公司利益使用了出借的资金;三是该出借的资金李长柏未偿还。此外,葫芦岛北方混凝土有限公司作为有限责任公司,其有义务依照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财政部门的规定建立本公司的财务、会计制度,有义务设立符合要求的财务、会计账册。本案争议的主要事实,如出借资金的使用用途、偿还情况等均需查阅该公司的财务、会计账册进行核实。因此,本案的主要争议事实的举证责任应由葫芦岛北方混凝土有限公司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