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方承诺函的法律性质

单方承诺函,是出函人单方出具的表明其愿意对债务人清偿债务向债权人承担一定责任的书面文件。在商事实务中,商业组织乃至各级政府大量地使用单方承诺函。由于单方承诺函的广泛使用,该函也随之引起大量商事纠纷。根据单方承诺函的内容,单方承诺函具有不同的法律性质,具体如下:

一、单方承诺函是要约,在得到相对方承诺后具有法律效力,否则不具有法律效力[1]

1、判决书案号:(2017)新民终77号

宣判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承诺函情况:2013年至2014年嘉润公司与神华公司签订煤炭供需合同,神华公司履行了供货义务。2014年6月23日,嘉润公司向神华公司发出求援函,确认欠付煤款6000余万元,待度过资金周转困难期后,将全力支付所欠煤款。2014年10月23日,嘉润公司出具还款承诺书,确认欠款数额为5712.15万元,承诺2014年11月25日前支付完毕,如未按期兑现,将承担违约责任。因嘉润公司未按还款承诺书偿还欠款,2015年5月神华公司提起诉讼。在诉讼期间,嘉润公司于2015年5月25日还款200万元、2015年7月7日还款400万元、2015年7月11日还款500万元、2015年10月20日还款200万元、2015年10月22日还款150万元、2015年10月23日还款150万元,共计偿付欠款1600万元,并于2015年11月19日再出具还款承诺书,承诺2015年11月30日之前支付1100万元,剩余3012.15万元,分四个月逐月结清所有款项。2015年11月30日,嘉润公司支付神华公司欠款1100万元,神华公司撤回对嘉润公司的起诉。后嘉润公司再未支付货款。

法院观点:神华公司依据2014年10月23日嘉润公司出具的还款承诺书主张利息,表明神华公司接受嘉润公司承诺内容。神华公司主张的利息,应当认定为嘉润公司欠付货款给其造成的损失。该损失应当依据同期人民银行公布的贷款利率进行计算。嘉润公司承诺欠款5712.15万元应当在2014年11月25日前全部支付完毕,故利息的起算时间应当自2014年11月26日起算。

嘉润公司上诉称2015年11月19日,双方就剩余3012万元的欠款达成还款协议,既然双方达成新的协议,原协议已经作废,利息视为放弃,双方的权利义务应当以新协议为准,已经偿还的2700万元不应当判令利息。因嘉润公司提交的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其上诉请求,双方之间的欠款关系仍应按照双方均认可的2014年10月23日还款承诺书确定的金额和违约责任约定进行处理。神华公司第一次起诉行为、嘉润公司在被诉后先后支付2700万元行为、以及神华公司撤诉行为,均是基于双方均认可的2014年10月23日还款承诺书确定债权债务的追索及履行支付行为。嘉润公司2015年11月19日出具的还款承诺书不能视为双方另行达成了还款协议

 

二、单方承诺函是保证合同,具有法律效力[2]

1、判决书案号:(2014)川民提字第315号

宣判法院: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承诺函情况:2009年5月、10月,黑山羊牧业公司、谭孝丽、陈菊红、罗毅分别向乐至农行出具担保承诺书,承诺清溪猪业向乐至农行申请借款200万元,如不能按期偿还,愿意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担保公司(原名资阳市农业产业化信用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于2010年12月10日更为现名)向乐至农行出具担保贷款决议和函,同意为清溪猪业向乐至农行借款200万元提供担保,期限1年,并于2009年5月18日与清溪猪业共同与乐至农行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首部约定保证人为:担保公司、黑山羊牧业公司、谭孝丽、陈菊红、罗毅、杨道贵(已死亡),内容约定:保证人自愿为清溪猪业与乐至农行在2009年5月18日至2010年5月17日期间形成的债权余额200万元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务本金、利息、罚息、复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以及诉讼(仲裁)费、律师费等债权人实现债权的一切费用。合同约定生效条件为:“本合同自各方签字或盖章之日起生效”。该合同仅乐至农行、清溪猪业和担保公司签字盖章,黑山羊牧业公司、谭孝丽、陈菊红、罗毅、杨道贵没有在合同上签字盖印。

法院观点:黑山羊牧业公司、谭孝丽、陈菊红、罗毅分别为清溪猪业向乐至农行借款200万元出具保证承诺书属实,因其属于连带保证责任性质,双方未约定保证责任期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六条:“连带责任的保证人未约定保证期间,债权人有权自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和前款规定的保证期间,债权人未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之规定,本案借款到期日为2010年5月17日,乐至农行应当在2010年11月16日前要求黑山羊牧业公司、谭孝丽、陈菊红、罗毅承担保证责任,但乐至农行在2012年5月4日才向黑山羊牧业公司、谭孝丽、陈菊红、罗毅主张权利,已超过保证期间,黑山羊牧业公司、谭孝丽、陈菊红、罗毅已免除保证责任,故乐至农行要求黑山羊牧业公司、谭孝丽、陈菊红、罗毅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诉讼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不予支持。

2、判决书案号:(2016)最高法民终124号(公报案例)

宣判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承诺函情况:徐东集团公司在向长富基金出具的2013(世纪)字第12号《承诺函》中承诺:一、中森华投资公司与本公司于2010年签订了《武汉洪山区徐东村“城中村”综合改造联合开发合同》。本公司确认:在徐东村城中村综合改造项目(包括K地块开发项目、H地块还建项目、C地块产业项目)中,中森华房地产公司除根据拆迁还建协议应当交付的23万平方米还建面积、K1地块15000平方米商铺及C地块15000平方米商铺外,无论是否超出规划设计条件,徐东村城中村综合改造项目(包括K地块开发项目、H地块还建项目、C地块产业项目)其余部分的土地使用权,在建工程和房屋所有权以及相关一切权益,均由中森华房地产公司享有,中森华房地产公司有权对外进行销售,相应销售资金由中森华房地产公司收取和享有,如在销售过程中需要本公司配合办理相关手续,本公司承诺将及时予以办理。二、本公司确认,在贵单位通过委托贷款对中森华房地产公司享有的债权本息及其他相关权益得到完全清偿前,如中森华投资公司或中森华房地产公司发生《武汉洪山区徐东村“城中村”综合改造联合开发合同》中约定之违约情形,本公司自愿放弃行使《武汉洪山区徐东村“城中村”综合改造联合开发合同》约定的单方面解除该合同的权利,但保留按该合同约定要求中森华投资公司或中森华房地产公司进行赔偿的权利。三、本公司确认,中森华房地产公司除应当完成《武汉洪山区徐东村“城中村”综合改造联合开发合同》约定的义务外,无须按照本公司与中森华房地产公司于2010年12月30日签订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补偿合同》之约定向本公司支付任何转让补偿价款。四、本公司认可并接受贵单位、中森华房地产公司及监管银行签订的《监管协议》,承诺积极配合贵单位根据《监管协议》对中森华房地产公司(包括但不限于企业经营活动、项目工程施工、项目销售、企业财务及账户等方面)所采取的监管措施,不干涉中森华房地产公司应贵单位要求所设立的“销售资金监管账户”内资金的调动、支付。五、本公司承诺,本公司对中森华房地产公司的所有债权均劣后于贵方因通过委托贷款方式对中森华房地产公司融资6.3亿元而对中森华房地产公司享有的债权本息及其他相关权益受偿。六、本公司承诺,本公司所持有的中森华房地产公司股权,在贵单位投资期间不对外进行转让、质押。上述承诺及承诺事项本公司已履行合法、有效的决策和批准程序,并于本公司签章之日起生效,对本公司产生完全的法律约束力;本承诺在委托贷款本息全部偿还之前始终有效;未经贵单位书面同意,本公司不对承诺及承诺事项进行任何撤销、撤回、变更或终止。

法院观点:徐东集团公司在2013(世纪)字第12号《承诺函》确认C地块产业项目除15000平方米商铺外的土地使用权、在建工程和房屋所有权及相关一切权益均属中森华房地产公司所有,该意思表示清晰明确,《承诺函》并未载明中森华房地产公司享有该权益另有附加条件,不存在徐东集团公司答辩所称需要符合联合开发的三个条件中森华房地产公司才能取得产权、中森华房地产公司在该地块中的权利是一种可能性的问题,且徐东集团公司在该《承诺函》亦承诺徐东集团公司对中森华房地产公司的所有债权劣后于长富基金的债权。从《承诺函》设置的义务内容看,系徐东集团公司对长富基金在《委托贷款合同》中的债权作出的一种担保性质的承诺,虽不具有物权法上的排他性物权效力,不能对抗第三人,但该承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应合法有效,在当事人之间具有约束力。因此,中森华房地产公司、徐东集团公司关于中森华房地产公司在案涉C地块产业项目是否有权益及长富基金是否有权处置并非本案审理范围的主张不能成立,长富基金在本案中主张对中森华房地产公司在案涉C地块产业项目的全部权益进行处置以清偿本案债务,应予支持。

 

三、单方承诺函构成并存的债务承担

1、判决书案号:(2015)民二终字第236号(公报案例)

宣判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承诺函情况:2014年10月31日,淮北房地产公司、涡阳房地产公司出具承诺书,载明“2013年3月24日大宗集团有限公司与淮北圣火矿业有限公司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所欠款项,具体内容和金额按原合同的约定履行。淮北圣火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和涡阳圣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承诺:房产销售款首先按合同约定偿还大宗集团有限公司的到期债权。特此承诺。”

法院观点:淮北房地产公司和涡阳房地产公司向大宗公司出具《承诺书》,承诺以房产销售款首先按合同约定偿还大宗公司的到期债权,并在保证人处盖有公章。本院认为,该承诺书系淮北房地产公司、涡阳房地产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其承诺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理应按照承诺履行其相应义务。大宗公司起诉淮北房地产公司、涡阳房地产公司的实质是请求两房地产公司基于承诺函的约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一审法院经审查认定淮北房地产公司、涡阳房地产公司不构成连带保证责任,但应在其房产销售款中对圣火矿业公司的债务承担共同还款责任,一审判决实质上并未加重其民事责任,本院予以维持

2、判决书案号:(2014)鄂武汉中民商终字第00921号

宣判法院: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承诺函情况:冯忠、郑凌在《应收帐款、其他应收款承诺书》中承诺:“文锦公司截止2008年2月29日应收账款明细如下:(应收单位、金额、收回时间)上海龙展29,554.60元、8月份;二七保险质保金2,767元、8月份;交管局质保金36,996.44元、6月份;科技园质保金28,782.21元、5月份;金宝贝质保金25,367.05元、6月份;湖北移动合同尾款279,374.54元、8月份;金宝贝2合同尾款253,854.15元、8月份;家装尾款43,470元、4月份;以上合计700,165.99元。其他应收款余额合计36,000元。本人对此两项帐款的明细承诺在以上时间内收回,到期未收回部分由郑凌、冯忠共同全额承担连带责任”。

法院观点:关于本案系并存的债务承担还是保证担保的问题。本院认为,保证系从合同,保证人是从债务人,是为他人债务负责;并存的债务承担系独立的合同,承担人是主债务人之一,是为自己的债务负责。如承担人承担债务的意思表示有较为明显的保证含义,可以认定为保证,如果没有则应当从保护债权人利益的立法目的出发,认定为并存的债务承担,承担人对此债的关系有自身客观利益时,应认定为约定的并存的债务承担。本案的债务与郑凌、冯忠有客观的利益关系,本案的债务已经作为公司的资产入账,抵消了公司的亏损,故转让公司时,公司的债务仅为69万元。因而作为转让人冯忠、郑凌才在《应收帐款、其他应收款承诺书》中承诺:“文锦公司截止2008年2月29日应收账款明细如下:(应收单位、金额、收回时间)上海龙展29,554.60元、8月份;二七保险质保金2,767元、8月份;交管局质保金36,996.44元、6月份;科技园质保金28,782.21元、5月份;金宝贝质保金25,367.05元、6月份;湖北移动合同尾款279,374.54元、8月份;金宝贝2合同尾款253,854.15元、8月份;家装尾款43,470元、4月份;以上合计700,165.99元。其他应收款余额合计36,000元。本人对此两项帐款的明细承诺在以上时间内收回,到期未收回部分由郑凌、冯忠共同全额承担连带责任”,从上述出具承诺书的内容看,债务是由郑凌、冯忠收回,到期未收回共同全额承担连带责任,系为郑凌、冯忠二人收回债务后,由其二人交付到公司,如不能收回即互付连带偿还责任。郑凌、冯忠转让公司与其出具承诺是因果关系,出于转让公司的需要,才有承诺直接收回账款的义务,其本意为直接承担债务。故本案系并存的债务承担。

 

 

附录

[1]《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三条规定,“当事人订立合同,采取要约、承诺方式”。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第三人单方以书面形式向债权人出具担保书,债权人接受且未提出异议的,保证合同成立”。